狗万电脑网址-西班牙华人医生:工作三周休一天

西班牙华人医生:工作三周休一天

2020-04-25 05:15:35
来源:
作者:张一凡
责任编辑:张一凡
2020年04月25日 05:15 来源:北京青年报

  疫情最重时所在医院一天内接诊280多名患者
西班牙华人医生:工作三周休一天

  4月23日,在西班牙巴塞罗那医院,医护人员与“圣乔治节”玫瑰合影供图/新华社

  西班牙疫情暴发后,在马德里一家公立医院工作的呼吸科华人医生纪子宸一直坚守在一线。他经历过与他并肩战斗的大学老师被送入ICU治疗,也看到过患者为了照顾母亲而摘掉氧气管。尽管目前入院人数减少,但纪子宸和同事仍面临很多挑战。4月23日晚,北京青年报记者联系到了纪子宸,他讲述了目前医护的工作状态,以及当地疫情的变化。

  近况

  开始逐渐接诊非新冠患者

  从上初三起,纪子宸移居西班牙。大学毕业后,纪子宸成为一名呼吸科医生,现在已经在医院工作4年。

  疫情最重时,医院一天内接诊280多名患者,虽然现在入院人数降至50人以下,但纪子宸的工作仍然面临着很多挑战。纪子宸表示:“疫情之前,我所在医院规模是1500多张病床。疫情开始之后,医院把所有的非紧急医疗项目取消了(包括门诊、非紧急的手术、非紧急的检查等)。巅峰的时候,有700名以上的新冠肺炎患者,25个新冠病区。现在已经降到了14个新冠病区,并且一些原来取消的手术项目已经开始逐渐恢复。”

  西班牙疫情最开始的时候,纪子宸负责非新冠肺炎的患者,“我在两周之内做到了让所有非新冠患者全部出院,然后就投入到指导普通病房使用呼吸支持系统的工作中。现在情况好转了很多,这周我甚至又开始接诊非新冠患者了。现在我基本上是工作3个星期可以休息一天。”

  马德里的方舱医院目前是什么情况呢?纪子宸称:“轻症且没有居家隔离条件的患者,或者没有单独的房间、独居没人照顾的患者会被送到方舱医院治疗。方舱医院计划规模比较大,刚开始要建5000张病床,最后可能没达到这个数量,上周甚至关闭了一部分病床。”

  物资

  呼吸机等设备“目前够用”

  纪子宸告诉北青报记者,呼吸机等设备目前来看是够用的,“不过下个星期会是什么情况还不知道”。他说,“我们接收到了大量的家用呼吸机,包括40台国产呼吸机。这些呼吸机给未进ICU的重症患者使用是没问题的。但对于从ICU出来的患者就不适用了。监护设备现在够用,原本我们有4张中级护理的病床(介于普通病房和重症监护病房之间),本身就有监护设备。两周前我们收到了12台生命体征监护仪,这周又收到了10多台。”

  西班牙是否也有接收新冠肺炎患者的定点医院呢?对此,纪子宸表示,马德里最初有4家定点医院。“但持续不到两周,就没有这个概念了,因为所有医院都爆满了。我们医院第一例新冠确诊患者是3月4日出现的,那时候我们尝试把他转到定点医院,不过给我们的答复是定点医院已经满了。”

  作为呼吸科医生,从疫情开始到现在,纪子宸的工作量比以前有所上升。“但没有到不能承受的地步,除了肺癌门诊,其他门诊都取消了。也就是说,所有以前不在病房工作的医生现在基本上都投入到了新冠病房。虽然最近两周新冠患者入院人数减少,但我们的工作量却在增加,因为陆续有重症患者从重症监护病房出来。普通病房的重症患者和从ICU出来的患者,都是由我们呼吸科医生负责。此外,我们正在尝试把呼吸科的所有病房都装上监护设备,全部用于接收从ICU出来的而且需要呼吸支持的患者,比如做了气管切开术的患者。”

  担忧

  疫情后期医疗资源是否充足

  作为呼吸科医生,需要在最前线接触患者,纪子宸也有过担心。纪子宸告诉北青报记者,他2003年在北京,从头到尾经历了非典疫情。“这次疫情还叫‘不明原因肺炎’的时候我就通知了呼吸科的同事,让他们值班时要小心。当时我的主要精力放在了对国内的捐赠,并没有想到西班牙这边也会出现更严重的疫情。其实我们做的准备就是疫情开始之前口罩还够的时候多要了几盒口罩。别看这个小动作,呼吸科没缺过口罩。”

  “现在主要担心的是疫情控制住后,还会不会有足够的医疗资源。目前,我们需要什么医院都尽量满足,比如说需要呼吸机,医院就买呼吸机,需要监护设备,医院也买。”纪子宸说。

  纪子宸表示,目前在尝试做一些交流工作,在一个志愿者的群里,有医生也有翻译。群里有人能联系上国内专家,待专家解答相关问题后,他们再翻译成西班牙文。“关于新冠肺炎的研究,早期论文都是来自中国。目前,我和内科的同事一起做了一个新冠患者的深静脉血栓的研究,估计这周或者下周会发表。”

  对话

  给同事家属开死亡证明 滋味真不好受

  北青报:在接诊中,有哪些患者印象深刻?

  纪子宸:我的一位大学老师住院了,在ICU病房,情况很不好,前两天我们给他做了支气管镜。他在大学是非常受学生欢迎的老师,之后也是我们的同事,就在他住院一星期前还在跟我一同奋战在一线。

  还有一次值班,一位患者去世,之后我了解到他是我们医院心内科一位医生的爷爷。那天心内科同事正好下夜班,在医院陪他爷爷待了一会儿,回家了。他走之后不到两个小时老人去世,然后我们又把他叫回来。当着同事的面给他的家属开死亡证明,滋味真的不好受。

  还有母子两人住在同一个病房,母亲情况很严重,而且不能自理,女儿总想起来帮她母亲,但是她自己的病情也非常严重,需要氧气。她起来之后由于氧气管的长度不够,她就把氧气罩摘下来,来到母亲的病床边。之后她母亲去世了,她也转进了ICU。

  北青报:医院的医护人员受到了感染吗?

  纪子宸:医院急诊的一位护士长,她是我们每次值班时最重要的帮手,无论我们需要什么设备,找她都能马上弄到。她75岁了,还没退休,在一线工作中感染了新冠肺炎。

  我们医院第一例从普通病房转到ICU的新冠确诊患者是我送进去的。之后了解到,这名患者的女儿是我们医院的护士,而且也因为感染新冠肺炎住院,就住在隔壁的病房。本组文/本报记者 郭琳琳 统筹/池海波

  【版权声明】本作品著作权归北京青年报独家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编辑:张一凡】

华人新闻精选:

  • 2020年04月24日 11:09:41

  • 2020年04月21日 11:38:50

  • 2020年04月21日 11:22:32

  • 2020年04月20日 11:23:37

  • 2020年04月18日 16:59:51

  • 2020年04月16日 11:38:35

  • 2020年04月15日 11:46:11

  • 2020年04月15日 11:03:41

  • 2020年04月15日 00:43:16

  • 2020年04月13日 10:25:21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jnjyxj.com